《飄在大唐》第376章續貂大結局及《飄在大唐》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飄在大唐  作者:飛刀飄飄 書號:48852  時間:2019/10/8  字數:4391 
上一章   第376章 續貂(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花開花落,回,月亮圓了又缺,不知不覺中走過了三個年頭,已是永徽五年。

  黃昏暮時分,余輝斜照宮墻,金檐紅瓦,大興宮一如既往莊嚴肅穆。

  初夏時分,不知為何天氣熱得十分不正常。剛剛五月天氣,已令人不敢稍動。不過走幾步路,已是汗浹背。好在落之后,晚風漸起,稍稍送了些清涼來。

  八百聲落更鼓不緊不慢地響起,天色依舊大亮”“。大興宮前的橫街上,挾門衛正在列隊準備換值。東西兩閣的大臣也陸陸續續開始向宮外走去。

  右領軍郎將薛仁貴帶著值守的衛士,自南向北穿過各道宮門,往玄武門去。走到北海池附近,遠遠看到一個道士立在池邊出神。

  落更鼓即下,內宮將上,此人怎么還不盡快離開皇宮?

  薛仁貴皺了皺眉,吩咐手下先到玄武門換崗,自己小步跑向那道士。

  “李道長看什么看得如此出神?”薛仁貴走近來時,見那道士竟是太史令李淳風,正望著不遠處的池水發愣,輕咳一聲笑道。

  李淳風并未回頭,指著池中央的一個船形石臺,答非所問地道:“今晚圣上會不會還到水中賞月?”

  薛仁貴愣了一下,輕聲嘆了一口氣道:“已經三年多了,圣上每到月圓之夜,必會帶公主到水中賞月,可惜隋國公主始終不曾醒來。聽說長孫太尉這次為圣上選的新人是徐充容的妹子,或許圣上會看在隋國公主與徐充容好的面子上,不再退回去了吧。”

  “哦?”李淳風愣了一下。突然輕笑一聲,抬頭示意薛仁貴往不遠處的升仙橋看去。

  橋頭正有一人匆匆而來,看上去面色不善,后面跟著幾個內侍,緊跑小步追著,一臉惶恐,大氣都不敢多出。

  “告訴太尉哪來的送回哪去,朕說過誰都不要!”來人怒氣沖沖。一路三步并作兩步走上橋頭。直往咸池殿去了。

  薛仁貴忍不住也輕笑一聲,搖頭道:“唉。連吳王都已娶了蘭陵蕭氏為新王妃,圣上竟然依舊如此癡情。這三年來,太尉不遺余力地為圣上選美,竟然沒有一個能讓圣上看上眼。”

  “吳王?”李淳風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道“如果不是圣上將隋國公主一直留在宮中。只怕吳王也…”

  李淳風沒有說完,薛仁貴卻已連連點頭:“或者吳王是為了完成公主的心愿吧。當年在睦州城頭,我親耳聽到公主勸吳王娶新人…”

  二人唏噓之中,落更鼓已盡。

  李淳風自然知道薛仁貴不是來找自己閑扯,笑了笑向薛仁貴辭行。剛要轉身離開,遠遠看到李治又從咸池殿中大步走出。懷中抱著一人,正是已經三年沒有意識的楊悅。

  李淳風頓了頓,忽皺了皺眉道:“聽說圣上小時候曾跌落池中,最是怕水。如今為何非要堅持在月圓之夜帶公主到水中賞月?”

  “這個”薛仁貴臉上忽然布古怪的笑意,輕咳幾聲道“聽說是張天師的建議!”

  “張天師?”李淳風若有所思地道“他大概不知圣上連船都坐不得。圣上怎會如此聽話?”

  “道長或許不知,其實。”薛仁貴言又止。看看四下無人,低嗓音道:“聽說隋國公主對水中的月光有些感應…”

  “對水中的月光有些感應?”李淳風詫異地道。

  “其實在揚州時。蜀王曾與隋國公主在江上賞月,那晚江上的月光極好…”薛仁貴緊嗓子想笑,終是沒有說出此話,這個秘密只有他與幾個衛知道,連圣上都不明所以。

  李淳風卻似猜到什么,沉片刻道:“難怪張天師會有這等古怪建議。”

  “古怪?!”薛仁貴終是忍不住哈哈一笑“的確古怪!只是若非張天師這個古怪建議,圣上這些年未免也太清苦了些…”

  李淳風嘴角也微微出笑意,似是有些忍俊不。的確,李治這些年可以當得上“清苦”二字。自從三年前,楊悅到江南平叛受傷昏不醒,李治將她接回宮中,安置在咸池殿。即未下旨冊封,卻也再不肯另娶她人,每晚只守在咸池殿琴室中。

  然而,無人不知,李治雖然陪她,卻是睡在她的下。如今宮中上下無人不知圣上這個“怪癖”甚至長安城頭都在議論此事。朝文武都在為此頭痛,難怪如今的長孫太尉幾乎成了媒婆,整天忙著為圣上選美。可惜地是,三年下來,竟沒有一個能讓圣上看上一眼。

  然而,那張天師到底出了什么古怪建議,讓李治如此“清苦”的生活中,有了一絲安慰?

  “今晚或者有好事也說不定。”突然,李淳風抬頭看了看天色,沒頭沒腦地道。

  “什么好事兒?”薛仁貴奇道。

  “薛將軍今晚留些神,說不定今晚的月亮很tèbié,又有立功的機會也說不定。”李淳風沒有正面回答,接著令人摸不著頭惱地說道。見薛仁貴愣愣地不知自己所云,忽又一笑,搖頭道“或許根本用不到將軍。”

  “今晚的月亮怎么tèbié?”薛仁貴半晌才回過神來,想要仔細問一問,卻發現李淳風早已大步向宮外走去。只好搖了搖頭,納悶地往玄武門去。

  “今晚的月亮似乎有些tèbié!”

  天色早已暗下來,已到了正亥時分,月亮依舊沒有出現。坐在西海池中的石船船頭,李治有些納悶的如此感嘆。

  事實上每到月圓之夜,對于他都是一種煎熬,而這種煎熬對于他,卻又是一種萬分期待的事情。

  “圣上若想她醒來,不如月圓之夜,在水中與她親吻,沒準哪天公主便會活過來。嘻嘻!”三年前,李治得知楊悅受傷,親自到揚州接她回來時,張天師曾開了這樣一個古怪的玩笑。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玩笑,李治卻驚喜地發現。月光清明。灑落水中之時,他抱著楊悅親吻,楊悅竟然真的有了反應。那反應雖然并不十分明顯,然而只有李治能感覺得到。因為楊悅如今的便如一個沉睡的冷美人,李治雖然不敢對她褻瀆,但將她抱在懷中愉愉的親吻,卻沒少做過。只是無論他如何的熱烈。她都不會有一絲反應。唯有在水面上,在月光下,他能感覺到她上的熱度,甚至是身上的曖意。每到那一刻,李治便感到自己幸福地要爆炸。雖然,他知道這一點點反應其實并非為他。然而。能這樣抱著她,他已足夠。

  四下一片靜寂,每到這個夜晚,四海池邊的宮燈便會全部息滅,只待那月亮升起。

  李治癡癡地看著懷中沉睡的美人,靜靜地等待著月光。在煎熬,幸福的煎熬。李治期待著月亮升起,卻又享受著這種煎熬。緊張與興奮。讓他的心中懷了上千只兔子。沒有人知道。他其實并不愿意楊悅真正醒來。他擔心楊悅醒來后,他會再也沒有機會這樣抱著她享受這種煎熬。他之所以沒有冊封她為皇后。不是他不愿意,而是不敢。他知道她的兩情相悅的理論,他怕她知道自己強行封她為后,即便她醒來,也會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今晚的月亮怎會如此tèbié?

  在期待的煎熬中興奮的李治,突然抬頭看了看天色,皺起了眉頭。剛才還是星光天,不知何時,南面一團團烏云來,難怪月亮還沒有升起來。

  “圣上,好像要下雨,只怕今晚沒有月光,圣上還是回殿吧。”不遠處的岸邊傳來內侍的呼喊聲。

  “再等等。”李治不甘心地道。

  一陣風吹過,送來陣陣涼意。李治下意識地抱緊懷中人,將臉貼在她的光潔的面上,一片冰涼,李治心中一陣失落。該死的老天,難道連一個月好的夜晚都不肯給他么?

  “圣上回吧!”內侍開動小船走了過來,船頭的宮燈在風中搖搖晃晃“風越來越大,只怕大雨馬上便要來了。”

  李治無奈地抬頭望天,突然歡呼一聲:“月亮,看,月亮升起來了。”

  月亮從烏云的隙中沖了出來,越來越高,烏云如怒海一般在后面,卻沒能遮住它的光芒。清輝灑落,一池碧水,在光影中亮起來,羨的月波茨鱗鱗。

  “還不走開!”李治瞪了一眼身邊口瞪口呆的內侍。

  內侍回過神來,急忙“抱頭鼠竄”誰都知道,月光中的李治不準任何人打擾。內侍一溜煙躥回岸上,又躥回遠處的咸池殿中。

  水面上的月越來越亮,李治分明感覺到懷中人的變化。那原本冰冷的雙,漸漸地變得有了一絲血。李治按奈不住心中狂跳,不再等待,已深深地吻上它…

  不知何時,豆大的雨點落下來,李治竟然沒有感覺得到。剎那間,狂風襲來,暴雨如注,瞬間將石船淹沒,然而李治卻似乎沒有了理智,依然雙捉著懷中人的雙,忘記了一切。直到水越漲越高,淹過了他的頭頂,他兀自還在抱著懷中人親吻…

  長安城的地勢南高北低,最北面的皇宮竟然是最低洼的地方。大興宮的四海池與長安城內外水渠相通,本是活水。城外曲江水漲,雨水倒灌,如傾來。幾乎是百年不遇的大水,也是大興宮自修建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洗禮”整個宮殿已成**一片。

  薛仁貴意識到不妙之時,大水已淹到了玄武門。

  薛仁貴大叫一聲“不好”顧不上到城樓中躲雨,連聲高呼,遠近傳來陣陣哭喊。正在睡夢中的宮人們,睜開眼看到前門外已盡是大水。

  薛仁貴一路飛奔,在雨水淌洋,往西海池拼命奔去。

  雷電擊中,薛仁貴終于看到遠在水中央繞在一起的兩個人。

  “圣上,公主…”薛仁貴哭喊聲,淹沒在雷雨狂風中。

  突然,一個急沖來,再看不見那兩個人的身影。

  宮中一片大,哭喊呼喝、奔逃呼救,四處飄俘著器物與尸體。

  薛仁貴終于沖過升仙橋,靠近了西海池。卻哪里還有李治與楊悅的影子。

  “圣上”薛仁貴絕望的吶喊,劃破長空。

  突然,大雨嘎然而止,便如其嘩然而來。靜靜地月光竟然又出烏云的怒海水面,在隆隆的雷聲中,清光一如既往,靜靜灑落。

  摹然“嘩”得一聲大響,在薛仁貴身邊的水面上翻騰而起。薛仁貴駭然一跳,定睛看時,卻是兩個人,兩個相互繞在一起的人。

  “圣上!”薛仁貴又驚又喜,大叫一聲沖過去,卻又忽然停止。

  “圣上何時學會了玩水?”薛仁貴張大眼睛,望著眼前的兩個人,卻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眼前的兩人不只相互緊緊擁在一起,連的嘴巴也依舊吻在一起。

  “莫在胡說八道,快過來搭把手,圣上嗆水了。”

  摹然,一個聲音傳來。薛仁貴卻再次怔住,只覺一陣眩暈,傻傻地愣在當場,竟然連話都說不出來。

  圣上嗆水?那說話的人當然不是圣上,然而除了圣上還會是誰?

  (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飄在大唐   下一章 ( 沒有了 )
穿越之霸君的唐醉新宋之詠舂皇祖訓三國之群英技紈绔霸王闖舂夢回清明上河基地之天朝降一品江山逆襲唐末之楓王爺勇猛:王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飛刀飄飄最新創作的免費穿越小說《飄在大唐》第376章 續貂-大結局及飄在大唐最新章節第376章 續貂-大結局在線閱讀,《飄在大唐(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飄在大唐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fclpgfk.cn)
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号